夜色正濃。

裝飾華麗的臥室內,一室旖旎。

「子豪,求你,別這樣……我……我快受不了了……」精緻的臉蛋兒上,噙着淚水。面對梁琴的嬌柔的哭喊聲,徐子豪不僅沒有放輕動作,反而越發粗暴。

袖長的手指捏住她的脖頸,嘴角處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:「梁琴,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?」

梁琴的眸色瞬間冷了下來,她知道,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。眼淚順着眼角,止不住的往下流淌。

「我知道,你恨我,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梁琴話未說完,徐子豪捏在她脖頸上的手便逐漸用力,讓她憋的面色通紅:「噓,我不想聽。你的聲音讓我覺得噁心。你以為徐太太好做?呵呵。」

「徐子豪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,我是真的愛你啊……」

「愛?你這種愛,我可受不起!」說罷,徐子豪抽走捏在她脖頸上的手,摸至腰間,動作狠厲且粗暴,不停地在梁琴的身體裡衝撞,他的每一下,都像是想要梁琴的命一般的狠絕。

「沒想到,你這個人看起來無趣,可是身體的反應倒是很讓人上癮!」徐子豪微微眯着眼,迷醉的表情一閃而過,在看清身下的人並不是他心尖上的女人,即使再縱情,也很快又恢復了以往冷漠的模樣。

梁琴的心漸漸冷了下來,她面無表情的望着在她身上肆意馳騁的男人。

整個人在這一刻,像是凝固了一般。

若不是眼角還有淚滑過,徐子豪會認為自己是在奸~屍。

像是過了一個世紀,徐子豪終於釋放了自己。

而後他立刻退了出去,像是嫌棄般地走進衛生間,打開花灑,不停地沖洗。

此刻的梁琴,則像個破布娃娃一般,雙目無神,空洞的望着天花板。

等徐子豪再次回到她身邊時,手裡多了一杯水,跟一粒藥。

「吃了吧,免得懷上我徐家的孩子。」

梁琴抬眸,眼神中透着難過跟倔強。

聰明如徐子豪,為何就不肯好好查查那件事的真相?

或許,是他自己不願查?寧願相信她就是兇手,也不願面對真相?

梁琴唇角扯出一抹苦笑,她將他手上的藥送進嘴裡,很快便吞了下去。

徐子豪見她吃了藥,這才放心地離開了臥室。

今年是寒冬,房內的地熱開得溫度很高。

可梁琴卻覺得自己如墜冰窯。

她走進浴室,用滿池的熱水浸泡着身體。

這就是自己愛了五年的男人,徐子豪。

即便她把自己的心掏出來,他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。

兩年前,梁琴登報當着全城人的面對徐子豪表白。

一年前,為了能嫁給他,梁琴每天都跟在徐子豪身邊,想方設法引起他的注意。

然而徐子豪的身邊早已有了別的女人的存在,他完全無視她的追求。

全津城的人也都暗道梁琴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。徐子豪對她明明沒有任何回應,她卻還像個跟屁蟲一樣,不停地追着人家跑。

可即使這樣,梁琴都沒有放棄過愛徐子豪的念頭。

因為在她眼裡,徐子豪還跟小時候救過她的時候一樣善良。現在的他,不過是因為家境的原因,才會對自己如此的冷漠。

她也知道,徐子豪心裡一直住着的,只有梁佩琪一個人。可就在半年前,梁佩琪在一起參訪中車禍喪生。而那時候徐子豪跟梁佩琪也早就訂下婚約,馬上就要舉行婚禮。

知道他們要結婚的時候,梁琴其實難過了好一陣。

但梁佩琪突然離世,卻也給了梁琴新的希望。

徐梁兩家的婚約,不止兩個人兩情相悅那麼簡單,更多的,是在商業上的合作。

即使梁佩琪死了,梁家仍然要出一個人跟徐子豪完婚。

而這個人,無疑就是梁琴。

梁琴知道這個消息後,高興的手舞足蹈。雖然她也很愛自己的妹妹梁佩琪,但比起這個,她更希望自己能跟徐子豪開花結果。

就這樣,一場不被看好的婚禮,在一間破舊的小教堂里悄悄劇情。領了結婚證之後,就算結了婚。

從結婚的第一天氣,徐子豪就不把梁琴當人看。

新婚的第一夜,他就把梁琴當成小姐一般,換着法的羞辱她,讓她從女孩,變成了女人。

後來也不知是誰往徐子豪的郵箱裡發了一份音頻資料,裡面說梁琴就是害死梁佩琪的兇手。徐子豪第一時間就報了警,奈何警察說證據不足,不能抓捕梁琴。

可徐子豪就斷定真兇是梁琴,不聽她任何解釋,中日以折磨她為樂。

即使如此,梁琴卻從未想過離開徐子豪。

她覺得只要自己努力,終有一天徐子豪會看見她,會被她的真心打動,會好好跟她在一起。

可事實卻總能給人一記響亮的耳光。

梁琴還是低估了梁佩琪在徐子豪心目中的位置。

徐子豪生日的這天下午,梁佩琪去超市購買了很多食材回家。一進門就看到婆婆楊清華在廚房裡翻箱倒櫃。

「媽」梁琴柔聲叫道,她將買好的食材放在餐桌上。

「你在找什麼?要不要我幫忙?」

梁琴的聲音嚇了她一跳。

楊清華轉過頭就看到梁琴:「你……你怎麼回來了!還沒有聲音,你這是要嚇死人啊你!」

楊清華急忙跟梁琴保持一段距離,生怕梁琴靠近。

「媽,你在找什麼,我幫你找吧。」

「不用你不用你。我餓了找點吃的罷了。」

「那我現在馬上給你做飯。」

「我可不吃你做的飯……」楊清華一不留神,把心裡的話給說了出來。

自從梁佩琪無端死後,整個津城的人都傳言真兇就是梁琴。像她這種為了感情可以拋棄自尊,在全城人面前向徐子豪表白的,又能用手腕在自己妹妹死後嫁給本該是自己妹夫的女人,心腸得多麼的惡毒。

她才不敢吃她做的飯,生怕有朝一日,自己也跟梁佩琪一樣,不明不白的就離開人世。

「那個,梁琴啊,今天是子豪的生日,我約了不少客人來幫他慶祝。你看,你要不要……」楊清華本事想讓她迴避的。但誰知梁琴卻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。

「媽,你放心,我一定會做一大桌子好菜照顧大家的。」說完,她便繫上了圍裙,一個人自顧自地走進廚房開始忙活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