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快,別讓她逃了!」

「這邊,她往這邊跑了……」

一襲白色婚紗的林曉雪慌不擇路地拐進長長的走廊,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,好幾次險些被長長的裙裾給絆倒。

身後,追趕的腳步聲越來越大,他們的話語驚得她的心跳不自覺又加快了半拍。

細汗滲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膚,沿着她的化着精緻果妝的臉往下淌。

為了防止被絆倒,她雙手拎起了裙子,又加快了腳步。

不時的,她回頭看身後的情況,走廊拐角的位置,幾道凌亂的暗影正在拉長。

他們來了。

怎麼辦?怎麼辦?

這五星溫泉酒店真不是一般的大,就像迷宮一樣,就連走廊也比她以往見過的都長。

眼看着就要跑不掉了,林曉雪一個急中生計,彎下腰來,扯掉右腳上的一隻鞋子往走廊外邊的後花園一拋,鞋子落在平整的草坪了,淒落地躺在那裡。

緊接着,只穿着一隻鞋子的林曉雪一跛一跛地往前繼續跑,在追來的人拐進走廊時身子一側,跑進了一間垂着帘子的泡湯房-

湯房裡霧氣裊裊,沒有亮燈,只有幾道天光從高高的格子窗上照進來,微微照亮周圍的情況。

冒着熱氣的水池的另一邊,靠坐着一個頎長的人影,從輪廓上分辨是個男人,霧氣太重,看不清他的臉。

但從男人仰靠且一動不動的姿勢上看,可能睡着了,並沒有察覺到她的闖入。

門帘的另一邊傳來清晰的腳步聲,他們已經追到走廊里了。

林曉雪吞了口發酸的口水,輕步躲到池子左側的一道屏風後。

「嗯?剛明明還看到她往這邊跑,什麼沒人了?」

「鞋,她的鞋……」

「她跑不遠,應該是躲進後花園裡去了,快,去找找,那些樹叢假山後面給我仔仔細細地搜。」

躲在屏風後面的林曉雪小心地往門外探,光亮的地板上倒映着幾個凶神惡煞的影子。

林曉雪不自覺的屏住了呼吸,好似稍微喘口大氣就會被房外的惡漢們發現般。

她小心地向後退,想要將自己更好的藏起來,豈料裙子太長,她又被絆了一下-

嗵-

這一回,她沒能穩往,一PP重重地摔坐在地上,痛得直咧嘴。

噠-

左腳在摔倒後揚起又落下,鞋跟與大理石地板來了個親密接吻,發出清脆的一聲響。

「嗯?」外面,傳來一個男人置疑的聲音,林曉雪一聽到這聲音,頭皮一陣發麻。

是葉一凡,他也追來了。

糟……糟了!

林曉雪顧不得起身,雙手撐着地就往後挪,儘可能遠地與那道通往走廊的門拉開距離。

空氣中瀰漫着她恐懼的氣息,還摻雜着一絲腥甜的味道-

「找到沒有?」葉一凡問在後花園裡搜索的手下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BOSS,這走廊的另一邊就是酒店大堂,守在那的人說沒看到林小姐。」

「她沒跑出去,一定躲在附近。」

葉一凡肯定的語氣聽得林曉雪心尖兒發顫。

她大腦飛快的轉動着,想對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