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夕節的夜晚,蘇芋洛心神不寧地守着電話,司翎的電話一直都沒人接,不知道出什麼事了。

她失神片刻,手機突然嗡嗡作響,是一條彩信照片。

蘇芋洛趕緊點開,眸光落在屏幕的這一瞬間,臉色一片慘白。

照片上的男人,蘇芋洛再熟悉不過。熟睡中的司翎,和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,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懷抱,纏綿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攝下來,二人赤身糾纏着,他鎖骨脖頸上曖昧的紅痕刺痛了蘇芋洛的眼睛。

隔着屏幕,她都能感受到那個女人耀武揚威!

【司翎早就不愛你了,你賴着不走幹什麼!他早就是我的人了!你要是識趣就趕緊離開他,別搞到最後被人掃地出門,落的難看!】

面對小三囂張跋扈的挑釁,蘇芋洛拿手機的手不住的顫抖,仿佛被人狠狠地潑了一杯硫酸,腐蝕着她的心。

手機被她狠狠摔在地上,抓起手袋便衝出門,出了楊家大宅,一路奔馳駛向露西頓酒店,照片的一角,赫然出現了這家酒店的標誌!

開到一半,原本憤怒至極的蘇芋洛突然泄了氣,去了又能怎麼樣,捉姦?這兩個人根本不在乎,呵,那個囂張女人巴不得自己衝過去,鬧的越大,越能襯得她溫柔可人!

方向盤一轉,蘇芋洛毫不猶豫的往M市最出名的酒吧街開去。

隨意挑了一家酒吧,蘇芋洛要了一瓶最烈的,流着淚喝着悶酒,酒精燒喉,一路燒到了她的心頭,燒的她暈暈乎乎。

蘇芋洛的酒量本來就不好,幾杯下肚,整個人都有些眩暈,趴在吧檯上不省人事。

卡座里的黃毛男人在蘇芋洛身上打量了很久,猥瑣的目光在淡藍色衣裙中露出的大腿上流連,見她醉神志不清,趁機上前架住蘇芋洛。

眼看着蘇芋洛就要被他帶出酒吧,角落裡,一個身材挺拔的男人驀然起身,攔住黃毛的去路,修長的大手一伸一拉,一把將蘇芋洛扯到懷中。

面前的男人雖然面無表情,但是渾身冷冽的低氣壓卻壓得黃毛不禁氣短。

「滾。」性感的薄唇微微動了一下,冷冰冰地吐出了一個字。

黃毛不甘心,看了看男人懷中不省人事的蘇芋洛,鼓着膽子喝道:「這是我女朋友。」

男人冷笑一聲,如刀刻般深邃俊朗的面容隱在酒吧昏暗的燈光里,平白添了一股神袛一般,不可侵犯的威壓:「只給你三分鐘離開這裡。」

對面的男人氣場強大,黃毛只覺得這人不好惹,恨恨的看他一眼,灰溜溜的離開了。

男人低頭看着軟在他懷裡不省人事的蘇芋洛,清冽的眸光明明暗暗,思緒複雜,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……

這時,穿過人群的服務生,察言觀色後說道:「陸,陸少,樓上有乾淨的包間,可以休息……」

整個M市,姓陸的不知凡幾,能被稱之為陸少,也只有陸氏的陸宇寧。

作為M市最大的企業,陸氏不只在國內財力雄厚,連海外市場都有陸氏的一席之地,陸宇寧更是早早的接手了陸氏,年紀輕輕便已經獨挑了陸氏的大梁。

輕輕的將蘇芋洛抱起,跟着帶路的服務員上樓。

將蘇芋洛放在床上,蓋好被子,陸宇寧準備離開時,卻突然被拉住,回頭一看,原本睡得迷糊的蘇芋洛,滿臉潮紅,半眯着雙眼看向他,柔軟的身體立刻糾纏上來,白嫩的雙手胡亂的在他身上探索,四處點火。

陸宇寧俯身攬着她的肩,眉頭緊鎖,想到那個黃毛滿臉急色的模樣,陸宇寧有了猜測,該死的,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。

蘇芋洛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突如其來的燥熱讓她難受極了,她跟司翎結婚一年多,但是新婚當夜,司翎卻莫名其妙對她發了脾氣,轉身離開家,她也猜想過是司翎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,不然為何一年多都不碰她一絲一毫。

醉的迷糊的她渾然不知自己被下了藥,只是憑着欲望纏着眼前的男人,他身上涼涼的,恰好緩解了她的燥熱,她胡亂扯着男人的衣服,卻越扯越難耐,扭着身子在他身上蹭。

陸宇寧緊緊的抱着蘇芋洛,不讓她亂來,猶豫着想要推開她,卻在下一秒頓住。

蘇芋洛的手毫無章法,混亂中壓向了陸宇寧的男性象徵,硬邦邦的。

柔軟的手帶給他觸電般的感覺,陸宇寧眉頭一松,眸色深沉,啞着聲音道:「蘇芋洛,是你主動撩我的。」

說完,捉住她的雙手,一把將蘇芋洛壓在床上……

一室春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