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已是深夜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不行了,總裁人家要不行了……」

「唔……總裁你好棒!」

希爾頓酒店總統套房裡傳出陣陣高潮迭起的吶喊聲。

此時,喬氏集團總裁喬澤城正在臨幸一位青春靚麗的極品校花。

緊閉的房門外,氣氛壓抑靜謐到讓人窒息。

唐靜顏耐心極好的按響門鈴。

她是喬澤城的秘書,更是他名門正娶的老婆。

即便房間內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,她仍舊恍若未聞,沒有動容。

叮咚——

叮咚叮咚——

走廊里奢華昏黃的燈光傾瀉一地,襯托着她纖細筆直的身段越發修長。

她一如既往身穿保守的職業裝和黑色高跟鞋,全身上下未有半點修飾,幹練,嚴謹,公式化的表情一絲不苟,冷情又拒人於千里之外。

走廊兩側,筆直的站立着兩排西裝革履的保鏢,保鏢們目不斜視,冷汗直冒,大氣都不敢喘。

半響,房門終於怒氣沖沖的拉開。

喬澤城出現在她面前。

他全身上下只在腰下圍着浴巾,上身完全赤着,性感健碩的肌肉線條張馳着噴薄的力量,大滴大滴的水珠順着他稜角分明的下巴划過,穿越層巒,沒入山林之間。

很顯然他對自己的好事被打斷很不滿。

唐靜顏早就做足了心理準備,從容的抬頭,「總裁,這是你要的東西。」

她手裡拿着的,是一盒避孕套。

還未得到回應,空氣之間壓抑的氣氛就被打斷!

「唔……快來喬總,人家受不了了……」伴隨着一聲欲求不滿的嬌喘,一雙柔胰從喬澤城身後撫摸上來。

火辣激情的順着他強勢緊繃的胸肌往下,直接大膽的往他的敏感地帶襲去,「要我,人家不要停……」

喬澤城突然勾唇冷笑,一把抓住女孩肆意妄為的手,囂張挑釁一般直接將女孩狠狠地抵在了一旁的牆上!

砰的一聲!

「唔……啊……喬總……」那柔弱無骨的女人急不可耐,直接哼哼唧唧跳了上去,雙腿纏住男人勁瘦有力的腰腹,紅唇吻上去,膜拜一般親吻他性感到一塌糊塗的喉結。

喬澤城享受的倒抽一口冷氣,看都懶得再去看門口的唐靜顏一眼,沉聲命令道:「自己把東西拿進來!」

話音落下,他直接架着女孩的雙腿轉身回屋,留下冷酷無情的高大背影。

一路激情難耐!

一分鐘都停不下來。

唐靜顏緊緊攥住手提袋,聽着門內一浪高過一浪的曖昧聲,面不改色抬步走進房間。

這嬌嫩的能掐出水的小女孩她認識,是上午她剛剛招進來的秘書部實習生雲詩詩,京大校花,清純乾淨,不染塵埃,最重要的是年紀小,青春靚麗,剛滿二十歲,像個青澀的還未熟透的果子。

喬澤城就喜歡這種清純的小女孩,見一個玩一個從不避諱。

進門,熱浪撲面而來。

豪華的套房內,低調鬆軟的意大利手工地毯已經失去平整,四處散落着男人的襯衫,西褲,皮帶領帶,這套衣服還是早上出門唐靜顏親自幫他搭配的。

她有時候也挺佩服自己的,。

自己的老公當着她的面和下屬滾在一起,她竟然還能如此淡定自若。可她空有喬太太的頭銜,卻從沒有被喬澤城承認過。

女孩的裙裝早已被撕成無數片,可憐兮兮的掛在沙發上。

喬澤城深沉莫測的視線籠罩過來,「拿個避孕套過來,給我戴上。」

他將浴巾下修長的雙腿支在身前,冰冷的威脅危險致命,容不得任何人忤逆。

唐靜顏抿唇站在燈光下,遲遲不肯動。

做了喬澤城這麼久的秘書,她早該對此習以為常,可今天的喬澤城明顯想要羞辱她,比任何一次都要過分。

「喬總,我有話想跟你說。我只需要十分鐘。」

「戴就戴,不戴就滾!」

「總裁,您別為難唐秘書了,她會不好意思的……再說我們都要感謝她呢,要不是唐秘書把人家招進公司,人家哪有機會服侍您呀……」窩在喬澤城懷裡的雲詩詩嬌羞的不行,雖在感謝唐靜顏的知遇之恩,但字裡行間卻都是防備和警惕。

喬澤城按住雲詩詩柔弱無骨的小手,笑的意味深長,「謝謝她?你是得謝謝她,要不是她善解人意願意跟你分享——」

「喬澤城你閉嘴!!」唐靜顏一分鐘都不想多待下去,直接將手裡的東西劈頭蓋臉扔給他!

這五年她一直都恪盡職守的扮演着一個好秘書的角色,秘書部的秘書們全部應他要求各個年輕貌美,可她招進來一個,他就玩一個,從不給她留任何面子。

沒人知道她就是那個窩囊沒用栓不住男人的喬太太。

可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別的女人秀恩愛,唐靜顏每一次都痛徹心扉。她把所有的痛吞進骨血里,驕傲的豎起無數高牆……

似乎是沒想到次次委曲求全的她這次會動怒。

喬澤城突然就笑了,瀲灩的桃花眼眯起來,「怎麼?惱羞成怒了?嫉妒了?」

唐靜顏死死咬住唇,不肯認輸,「我沒有。我有什麼好嫉妒的?既然不能談,那我走就是,喬總小心點做措施,別一不小心中了獎,追悔莫及!」

「唐靜顏你今天如果敢踏出這個房間半步,我讓你整個唐家為你陪葬!」她的話,成功的將喬澤城激怒。

「你除了會拿唐家威脅我,你還會幹什麼?!對啊,你還會領着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跟我示威!」唐靜顏頓住腳步,回眸狠狠瞪住喬澤城。

如果不是有求於他,如果不是他每次都拿着唐家威脅,唐靜顏怎麼可能如此委曲求全?

「總裁……虧我還幫唐秘書解圍,她竟然罵我……」一旁的雲詩詩委屈極了,撒嬌抱怨。

說着,小手順着喬澤城的大腿摸去。

可是剎那之間!

手腕被一股大力扣住!

「喬總,您弄疼人家了……啊……」雲詩詩被狠狠的甩開,飽滿白皙的額頭嗑在角落,頓時嬌嫩的紅腫一片。

「滾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