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如故被噩夢驚醒的時候,掛在牆上的電視正在播報新聞。

床沿因為重物而塌陷下去的時候,沈如故帶着迷濛的目光扭過頭,恍惚間看到一個女人對自己露出了關心的笑,心中最後的那抹疑惑頓時煙消雲散。

蘇熙?她怎麼在這裡?

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消毒水的氣味,沈如故轉過頭,在瞧見頭頂懸掛着的鹽水時,腦海中閃過了一抹不可思議的想法。

自己重生了?

蘇熙才剛坐下,本以為沈如故不會醒,可在看到她驀然睜大雙眼的時候,眼中頓時閃過不甘。

想不到一場高燒都沒燒死她,真是命大。

咬着下唇,在看到沈如故看向自己的時候,蘇熙立馬展露出笑顏,「總算是醒了,你不知道你都燒了三天了,可把大家急壞了。」

說着,只見她伸出手,想用手背去觸碰沈如故的額頭,沒想到卻在半道上被打開。

「你…」蘇熙抬起頭來,看到沈如故眼中怨恨時,心中有些慌神,難道自己和喬宇的事情被她知道了?

確定自己重生了的沈如故扭頭就看到蘇熙一副關心且委屈的模樣,明明背地裡和自己丈夫做了許多見不得人的事,卻還是對自己做出假惺惺的模樣,看得她只想為她鼓掌叫好。

電視裡的新聞還在繼續播報,沈如故瞧了一眼,發現自己竟然重生在死前的三個月前。

按捺住內心的激動,見蘇熙還想說些什麼,沈如故擺擺手,說自己累了想休息,將她趕出了病房。

苦澀的消毒水縈繞在鼻尖,沈如故抬起扎着針的手臂遮住雙眸。

她肯定自己已經死了,卻沒想到老天待自己不薄,竟然讓她重活一次。

腦海中閃過自己死後的場景,親眼看到自己生前愛自己愛的死去活來的丈夫和蘇熙滾在床上,二人臉上快活的神情至今還印刻在她的心中。

還有二人在自己死後說起自己,還要將自己的財產奪到自己囊中的快意表情,她只想拿起刀將二人碎屍萬段。

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往日的場景歷歷在目,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她,蘇熙和自己的丈夫喬宇,二人為了在一起把自己陷害謀殺了。

而這一切卻重來了,時間重新回到了自己死前的三個月,這時候的蘇熙才剛出現不久,就與自己丈夫勾搭在一起,光是想這些,就讓她胃裡翻滾。

被趕出病房的蘇熙小聲關上病房,從門縫中最後瞧了一眼沈如故,見她用手遮住了半張臉,心中止不住的冷笑。

不過就是一隻不會下蛋的母雞而已,得意個什麼勁!

自己才剛來喬家,就將喬宇勾的心神出竅,而沈如故這個不會下蛋的女人用了三年都沒有讓喬家抱上一個孩子。

想到這裡,蘇熙用手輕撫自己扁平的肚子,說不定,這裡已經有了喬家的血脈。

只要有了這個孩子,還怕沈如故不會被趕出喬家麼?

垂眸掩住眼底的不屑,蘇熙理了理衣物,踩着高跟鞋走出了醫院。

電視裡的新聞還在繼續播報,將腦子裡的記憶好好整理了一翻,越是回憶,心中的怒火便越發旺盛,看着新聞中播報的關於丈夫家暴的新聞,沈如故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這些年他們為自己所做的一切,她會一點點的還給他們。

她記得自己死前是生過一場大病,原因就是因為那天喬宇下班後,自己在他衣領上發現了一枚口紅,與喬宇發生口角後便去沖了個冷水澡,加上本就有些感冒,這才發了高燒被送進了醫院。

上輩子自己一直深愛着喬宇,二人卻一直沒有孩子,最後去醫院檢查是自己身體出了問題。

加上婆婆的次次壓迫,二人沒辦法,情急之下,喬宇提出了找人代孕的方法,雖然很難過,但她還是點頭答應了。

蘇熙來到喬家的時候還只是個來自農村的無知孩子,被地下中介介紹後才來了喬家。

可是來到喬家三個月,她就換了副模樣。

一想到二人在自己還在世的時候就苟且在一起,二人還在她的車裡做了手腳,讓上班途中的她遭遇車禍,從此一命嗚呼。

雙手緊握成拳,走出醫院的沈如故深吸一口氣,待把身體裡的一口濁氣吐出後,笑着朝喬家方向去。

她發誓,一定要讓那對狗男女付出代價。

沈如故甫一回到喬家,就看到蘇熙正躺在沙發上,雙眼一直盯着電視看,看到有趣的情節時還會發出清脆的笑聲,模樣好不逍遙快活。

聽到開門聲的蘇熙以為是做保潔的阿姨來了,正想讓阿姨給自己捏捏肩,就看到沈如故站在門口,背着光,讓人看不清表情。

「你回來了,」蘇熙赤着雙腳站在冰涼的地板上,低頭咬牙聽着沈如故一步步走近,以為沈如故要對自己做什麼的時候,就見她看也不看自己一眼,轉身進了房間。

將喉間的痰一口吐出,蘇熙抿起雙唇看着已經消失在樓梯拐角處的背影,眼底的妒火燒得越發旺盛。

從她剛來喬家的那一刻,就幻想着自己嫁進門的一天,於是她一點點靠近喬宇,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就幹掉沈如故,可是喬宇的顧及太多,她也沒有別的辦法,只好慢慢來。

晚上沈如故被叫下樓吃飯的時候,正巧趕上了喬宇下班回家。

聽到熟悉的聲音,沈如故放下停下手中的筷子,用餘光去看喬宇,見他正用關心的目光看着自己,連手上的公文包都沒有放下,心中更是不屑。

蘇熙自然也瞧見了二人之間的關係,笑着迎上前去,好像自己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,而喬宇一直關心的也是自己一般。

「好點了嗎?抱歉,最近公司有些忙,下午的時候沒來得及去醫院接你。」

避開喬宇伸過來探體溫的手,沈如故強忍着噁心說自己沒事,正想要去夾蘇熙面前的菜,就看到她對着喬宇拋了個媚眼。

再看喬宇,不但沒有拒絕,反倒是舉起了手中的酒杯,透過酒杯去看蘇熙,嘴角的笑怎麼也掩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