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們在幹什麼?」

一聲悽厲的尖叫劃破清晨的寧靜。

蘇瑤睜開迷糊的雙眼,看清眼前的一幕後,大腦頓時一片空白!

她竟然赤身裸體的跟陸勵成躺在一個被子裡?

衣服四散在地上,粉紅色的小內褲在一堆衣物中相當醒目,最重要的是她那黑色的蕾絲文胸正明晃晃的掛在陸勵成的脖子上,可見昨晚戰況有多激烈!

蘇瑤傻了一般的看着眼前這一幕,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就這麼沒了?

雖然陸勵成是她喜歡了十年的男人,可她卻從來沒有想過不清不白的把自己交給他,她一直珍藏着自己的清白,希望有一天在他交付真心的時候,親手把這份視若珍寶的清白捧到他面前。

可是現在,誰能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?

為什麼她會和陸勵成睡在一起?

蘇瑤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,只是有些頭疼的看着眼前這一幕,尤其是陸勵成的正牌女友周彤站在門口,正一臉震驚的看着他們。

陸勵成被尖叫聲驚醒,目光緩緩掃過地上的衣物,最終落在蘇瑤的臉上。

眼神從迷濛,慢慢變得厭惡。

「蘇瑤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一直拿你當做好姐妹,沒想到你竟然這樣對待我……」周彤臉上掛着淚,滿臉痛苦:「我知道你喜歡陸勵成,可我有多愛他你是知道的,你怎麼能這麼對不起我?」

「我沒有,」蘇瑤急忙解釋:「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不知道怎麼會和陸勵成睡在一起,周彤,你相信我……」

眼淚大顆大顆的從周彤眼中滑落,她搖頭:「蘇瑤,你都跟陸勵成睡在一塊了,還口口聲聲說要我相信你,我就那麼好騙嗎?如果你們真心相愛大可以說出來,我成全你們就是了,但是拜託,請不要把我當做傻子一樣蒙在鼓裡!」

「彤彤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,」看到周彤痛苦難抑的樣子,陸勵成心頭泛過一陣心疼,胡亂套了一件外套,起身向她走去,「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,你聽我解釋!」

「我不要聽,我不想聽!」周彤胡亂的搖着頭,好似看到洪水猛獸一般後退:「你不要過來,求求你,什麼都不要說,不要過來!」

說完猛地轉身跑了出去。

「周彤!」陸勵成大喊一聲,抬腳就要追出去,卻在門口猛地頓住了腳。

他身上只套了一件寬大的外套,鞋和褲子都沒穿,這個樣子怎麼出去?

陸勵成的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他自己,還代表着整個S.T集團。

他轉身,目光兇狠的落在蘇瑤臉上。

如同在看一堆令人作嘔的垃圾一般看着她,顯然在等她解釋。

蘇瑤心裡一痛,以前陸勵成看她的眼神雖然疏離卻也平和,不會像現在這樣滿是嫌惡。

「勵成,昨晚大家都在一起喝酒,我也喝了很多,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……」

昨天是周彤的生日,陸勵成特意包了夜色整層酒吧為她慶生,蘇瑤雖然不太想來看他們秀恩愛,但她好歹跟周彤是相處了十幾年的髮小,況且周彤極力邀請,她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就來了。

昨天晚上大家鬧到很晚,蘇瑤被灌了很多酒,早就斷片了,腦袋到現在都迷迷糊糊,根本想不起來昨晚發生了什麼事。

更不知道她是怎麼跟陸勵成睡到一起的。

見她反反覆覆始終是那麼幾句話,陸勵成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,漆黑的眸子更是變得陰沉,沉得仿佛能滴出水來。

陸勵成的脾氣蘇瑤還是知道的,向來說一不二,嫉惡如仇。

自從他接手了S.T集團,成為國內最耀眼的鑽石王老五之後,有太多的女人前仆後繼製造各種巧遇,有故意撞他車想來言情版開頭的,有穿着小短裙在他面前故意撿東西的,還有穿着性感情趣衣物偷偷鑽進車裡想生米煮成熟飯的。

凡是敢算計他的女人,全都沒有好下場。

如果惹怒了他,恐怕她也會像那些女人一樣身敗名裂。

蘇瑤縮着身子躲在牆角,雙手死死捏着被角,臉上一片蒼白,驚懼的看着陸勵成。

雖然知道陸勵成不會相信,可她還是說了:「勵成,我承認我很喜歡你,但這麼多年了,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,就算再喜歡我也不會用那些骯髒的手段,你相信我好不好?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是怎麼回事……」

「你是不是還想說,昨天晚上是我強迫你的?你即委屈又無辜?嗯?」

陸勵成不屑的說,最後一個字低沉而上揚,更是把那份輕蔑表現的淋漓盡致。

「不是的,你沒有強迫我……」

「這麼說你承認了?蘇瑤,十年了,你終於如願以償把自己送到了我床上,你還真是下賤!」